新闻搜索:
首页|重点推荐|本报要闻|特别报道|社会新闻|县域新闻|民生服务|党报会客厅|理论时评|文化副刊|深度报道|图片新闻|党报民生热线
  党报民生热线   热线留言
 我想找一个20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
 土地
 冠县中心医院护士喂水窒息孩子
 冠县中心医院嚣张院长看不起农民
 冠县中心医院护士喂水窒息16天孩子,
 冠县中心医院嚣张院长辱骂看不起农民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新闻推荐
 青白记
 高唐县鱼丘湖前郭村农民正将金枝槐树
 3月24日,摄影爱好者在运河边盛开的梅
 招大引强完善服务东昌府优质项目“扎
 聊城日报恭祝广大读者新春快乐
 本报“关爱春蕾儿童暖冬”行动第二批
 副省长孙绍骋在聊调研时强调加大社区
 树立投入产出比理念 聊城项目建设提
 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开创统计工作新
 跃居京九沿线最大蔬菜基地我市蔬菜产
  图片新闻      更多>>
鼓励文化产业发展
高唐:迎双节 抓廉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副刊

温柔的力量(刁东坡)

www.lcrb.cn   2015-09-13 18:52:45   来源:聊城日报

    我并没有读过多少书,甚至谈起读的书很有愧。前段时间朋友邀我参加一个读书会,我却窃窃地问自己:可以吗?
 
    但书之于我又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一种置于血液中的依恋和期待。看到书房那高低错落像五彩琴键的排布的书脊,心灵便有了皈依,那是一种宁静的温柔力量,一种微妙的灵魂滋养。最早接触到的书是小学五年级,在家中书箱里翻出妈妈用过的中专语文课本,课本上一些优美的散文和小说很吸引我,那时觉得好感慨,这才是书哦,这么厚!慢慢地这些书中的文章出现在我的初中高中语文课本里,而我对这些却没有了兴趣。高中二年级,从同学处得到一本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翻看了几页便深深吸引住我,另我难以释怀,以至于老师在课堂上讲,下面我用课本做掩体遮偷偷看这本书。故事的跌宕起伏,惊险曲折像无形的魔手紧紧抓住我的心,硬是占用了几乎一周的的课堂时间读完。“我爱爱我的人,我恨恨我的人”,在“等待”和“希望”中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就像现代版的“打不死的小强”, 基督山伯爵的敢爱敢恨的敢于决断永不言败的精神在一个中学生心灵中留下深深的烙印。文字带给人的想象力和震撼力使我对书有了新的认识。她不在是高高在上的只有大人和读书人可以看的,只要你喜欢,你可以看任何你想读的书。这是我读过的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书。后来读《简爱》,这本书从高中到大学一直到现在陪伴着我,每次看都新的体悟,我觉得这部书所有的女生都应该读一读。一种自尊自爱能够选择的人生和乐观的生活态度,以及无处不在被她信手调出的生活情趣,足可以在你人生空聊寂寞无助时,像冬日的暖阳照亮你的心房。书是可以像灯塔指引航向,带给人力量的。大学时图书馆丰富藏书另我眼花缭乱。那时候流行琼瑶的小说,和室友约定一周看一本,后来疯狂到一天看一本,但都匆匆,太匆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一本书--《苏曼殊传》,很是引人入胜,用两天的时间读完,人物传奇的一生固然很精彩,但更令我惊讶的是作者竟然是我们当时的校长。原来写书的人不单单是法国的大仲马、英国的夏洛蒂勃朗特,远在海岛的台湾丽人琼瑶,他就在我们校园里,是我们的校长,也许偶尔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们在校园里会擦肩而过。现在想想很傻,但那时像发现新大陆,把这本《苏曼殊传》及其作者推介给所有熟知的人。
 
    工作了,生活了,书的神秘面纱也渐渐撩起。先是先生出版了一本自己的小书,后来中国工人出版社又向他约稿出版了一本传记丛书,所得的稿酬购买了一部286的台式电脑,一个彩色打印机,扯上了网线,这在当时的1997年来说是很好的配置了。我们高兴了好一阵子:书籍原来不单给人以精神享受,还能丰富物质生活!以后的生活忙碌充实,即便是看书,也不像青年时代那么走心了,大多是做做样子给孩子看的。可孩子不喜欢读书,对于学习也就那么回事儿,上了初中还顽劣不改。如何“教化”他的确很伤脑筋。让他读名著这类大部头的肯定行不通,改编的又显得简陋了些。就在这时,我偶尔看到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觉得书原来可以写的这么“白话”,历史可以写的这么有趣,严肃的政治大事件可以用这么现代的俚语方言调侃的引人入胜,这也许适合顽皮小儿的口味。在一次很“偶然的场景”下,我不经意地给孩子提起一本非常有趣的书很适合他,先让他看一小段,没想到,他很喜欢。那天就一直不动在那里看,几乎没见过他在家里如此的安静。第一本快看完时就催促我买下一本直至第7本大结局。他在轻松的阅读中完成了自我启蒙教育,原来读书也和游戏一样是有趣的一件事儿。有一天,他要我帮他买罗斯特里尔写的《毛泽东传》。这是西方数百种毛泽东传中最受推崇、最畅销的作品之一,好大一部头的书,他自己点的书,会很津津有味地看完。之后又阅读了时寒冰的《货币战争》,即便在高三学习很紧张时候,他也作为休闲回家后翻翻现有的藏书。高三后半学期开始读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是读书让他学会了思考,也选择了自己上大学的学习方向。
 
    前不久,和一位大学教授王女士坐到一起,她还担任学校的行政职务。五十多岁了,却一点也没有中年妇女的暮气,聊起天来激情飞扬,配合的肢体语言如此得体,让在座的每个人感到舒服并深受感染。她就讲想写一部关于母亲与独生子女的小说,反思独生子女这代人的人生和由此引发的深深的社会思考。她叮嘱要暂时保密细节,恕不能在这里详尽介绍,期待她的小说能早日现世。看着她谈话尽兴时偶尔流露出少女般的微笑,我想这是她的职业和书籍赋予她的青春和活力吧。正如林语堂先生讲的,读书使人得到一种优雅和风味,这就是读书的整个目的。她很好第诠释了这句话。
 
    书之于我也由一个神秘陌生的远方客人成为熟悉而亲密的朋友,由幼年时心中的高大尚成为生活的必须品。当在人生漫长而短暂的旅途中,无论身处何境,书籍带来的是指引和幸福。
 
责任编辑:张小石

本网站为聊城新闻网支站 鲁ICP备09083931号-3 聊城日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山东省聊城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 邮编:252000 E-mail:lcrbw@lcrb.cn
新闻热线:0635-2921234 广告热线:0635-8511018 新闻监督:0635-29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