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首页|重点推荐|本报要闻|特别报道|社会新闻|县域新闻|民生服务|党报会客厅|理论时评|文化副刊|深度报道|图片新闻|党报民生热线
  党报民生热线   热线留言
 我想找一个20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
 土地
 冠县中心医院护士喂水窒息孩子
 冠县中心医院嚣张院长看不起农民
 冠县中心医院护士喂水窒息16天孩子,
 冠县中心医院嚣张院长辱骂看不起农民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新闻推荐
 青白记
 高唐县鱼丘湖前郭村农民正将金枝槐树
 3月24日,摄影爱好者在运河边盛开的梅
 招大引强完善服务东昌府优质项目“扎
 聊城日报恭祝广大读者新春快乐
 本报“关爱春蕾儿童暖冬”行动第二批
 副省长孙绍骋在聊调研时强调加大社区
 树立投入产出比理念 聊城项目建设提
 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开创统计工作新
 跃居京九沿线最大蔬菜基地我市蔬菜产
  图片新闻      更多>>
鼓励文化产业发展
高唐:迎双节 抓廉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副刊

书籍伴我一路歌(洪传印)

www.lcrb.cn   2015-08-30 18:44:29   来源:

掐指一算,我跟书本已经打了25年的交道。我像许多同龄人一样,从幼儿园开始直到大学毕业,再到毕业后的教学,这期间,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书:大部头的小说,薄薄的诗册;古典美文佳品,现代白话著作;生动的课外读物,“枯燥”的必读课本。我既是一个狩猎者,在书中寻找着我的黄金屋,又是一个猎物,被一本本书俘获我的心灵。 
 

忘记了什么时间地点原因开始喜欢那些带字的纸片。小时候,曾经有一段时期,我疯狂地寻找一切可以阅读 的东西。不过,当时唯一可读的就是从大伯家里搜集来糊墙壁的电视报。墙上的报纸很快看完了,我就到衣柜顶上找(小时候家里物品的放置没章法,暂时不用的东 西都往衣柜顶上搁)。嘿,好家伙,还真给我找到一小卷满是灰尘的发黄的旧报纸!如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卷被书虫噬啮过缺边少角的旧报纸的“惨状”,还记得 当时风靡一时的“庄园之梦”。


 

记忆里比较明晰的片断之一,就是自己曾经非常羡慕那些小学教师的子女,羡慕他们总能看到各种最新的书刊。那是一个容易产生英雄崇拜的年代,雷锋、赖宁、刘胡兰、王二小、向秀丽等名字激荡着我们每一颗幼小的心。记得有一天,一位男同学的父亲拿着一本《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书走进了教室。至今都记得,哇,那鲜红封面上的雷锋影像可把我的魂都吸走了!


 

那时觉得有个哥哥是天大的幸福,因为我们有个女同学就有个会给她买《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等书的哥哥。可惜我没有哥哥,不过我会死缠烂打地央求人家借给我看。这样的书一般很抢手,轮了很多圈才轮到我看,而且只能看一个晚上。也就是那个时候,阿拉丁神灯、小红帽、睡美人等开始走入到我的梦里。


 

《小溪流》是我平生订阅的第一份刊物。当年连几块钱的学费都经常让家里犯难,而母亲却能让我断断续续地买这书,这简直是我童年时代最幸福的事了。那时候,每一本书都能被我翻到发黄。从中我知道了谢觉哉的故事,唐古拉山的传奇等等。至今尤记其中一篇,写作者如何到河沟里捉鱼,其母如何腌制成鱼干又如何好吃的情景。现在,每每念及此,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一盘黄渍渍的鱼干来,教我馋涎欲滴。


 

高一那年,我发了一笔“横财”--得了五十元钱,是作为买书专款给我的。那时,父亲因工伤住院,所有 的医疗费都得靠母亲去筹,家里本来实在是没有“闲钱”去给我买书的。不过,父母却在那时深深地感觉到知识的重要性,遂而从爸爸的营养费里挤出些许给我。我当时也并不知道父母所承受的巨大压力,欢天喜地地跑到书店挑了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欢天喜地地跑回到病房。父亲见之脸色一沉,“怎么买了本这样的书呢!”呵呵,原来,他期望我多学文化知识,可还以为我要学砸钢卖铁呢!


 

我亲密接触过的每一本书,都伴随着一件深刻的往事。想起这些,我心里充满了幸福觉。感谢书,也感谢给我书的人,更感谢写作者给我的智慧。在我度过的每个人生阶段,都有一些书、一些人、一些事鼓舞着我。


 

书籍,伴我一路欢歌。

责任编辑:张小石

本网站为聊城新闻网支站 鲁ICP备09083931号-3 聊城日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山东省聊城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 邮编:252000 E-mail:lcrbw@lcrb.cn
新闻热线:0635-2921234 广告热线:0635-8511018 新闻监督:0635-29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