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首页|重点推荐|本报要闻|特别报道|社会新闻|县域新闻|民生服务|党报会客厅|理论时评|文化副刊|深度报道|图片新闻|党报民生热线
  党报民生热线   热线留言
 我想找一个20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
 莘县燕塔憩苑违规违约交房
 莘县滨河兰亭小区大门的出路谁给解决
 聊城市冠县中心医院器械科科长长期存
 市区内能否多设右转指示灯
 高唐中医院又坑人了,有没有人管管
 莘县燕塔憩苑小区这样做合法吗
 东阿县铜城镇供销联社退职老职工生活
 山东聊城晟世预制构件有限公司一法人
 高唐县公积金余额何时能提取还当年贷
  新闻推荐
 青白记
 高唐县鱼丘湖前郭村农民正将金枝槐树
 3月24日,摄影爱好者在运河边盛开的梅
 招大引强完善服务东昌府优质项目“扎
 聊城日报恭祝广大读者新春快乐
 本报“关爱春蕾儿童暖冬”行动第二批
 副省长孙绍骋在聊调研时强调加大社区
 树立投入产出比理念 聊城项目建设提
 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开创统计工作新
 跃居京九沿线最大蔬菜基地我市蔬菜产
  图片新闻      更多>>
鼓励文化产业发展
高唐:迎双节 抓廉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副刊

“合适”舅舅的书(王春芳)

www.lcrb.cn   2015-08-24 16:05:49   来源:聊城日报

 我外出念卫校之前,在村里当过1年半‘赤脚医生’。

 

我看得第一本医学书,不是正规出版社出的医书,是村里‘合适’舅舅给我的他的手抄本,叫《神农尝百草》。以后,尽管我又看过几十上百种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各类医书,但,都不如这本手抄书留给我的感触大,印象深。

 

《神农尝百草》,是‘合适’舅舅几十年积累抄写得治疗各类疾病的偏方,厚厚的一大本,那字虽不多好,但仔细清晰,干干净净,很好认的。‘合适’舅舅当过俺村的生产队长,我中学毕业回村那年他快50岁了,他懂得医术,常给人瞧病,又总是能瞧好。四邻八乡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常有慕名登门让‘合适’舅舅瞧病的。‘合适’ 舅舅给村人瞧病,向来不收钱,说是偏方而已,用不几个钱,有的人,病好了,给钱,‘合适’舅舅不要,人家心里过意不去,就说,这合适吗?‘合适’舅舅就 说,合适,合适,咋不合适!说的次数多了,淳朴的村人就以‘合适’称起他来,他的真名反倒没人提起来了。

 

以后,我才知道‘合适’舅舅是个苦人呢!

 

有病他看好了的人就送点菜蔬、瓜果什么的给他,‘合适’舅舅就也把这送给村里的老人们。‘合适’舅舅孤身一人,有回,我问父亲, ‘合适’舅舅咋不成家呢?父亲笑笑说,小孩子,打听这干么。

 

‘合适’舅舅的那本偏方书,对我的帮助还 挺大的,我有空没空的常常翻翻那书。村里有个叫‘歪脖’的小孩,得脚气,十个指头缝都烂出了红肉,又痒又疼穿不了鞋,上不了学,急得直撞墙。他娘带他去找 ‘合适’舅舅,‘合适’舅舅叫他娘来找我。我说,我咋能看的了呢?歪脖他娘说,‘合适’舅舅说你行,我猛然想起,‘合适’舅舅给我的那本《神农尝百草》, 那里面好像有治疗脚气的偏方,临时抱佛脚吧,我就急急又翻找起来,还真有。一个星期 下来,脚气竟然没了半点踪影。‘合适’舅舅知道了,高兴得了不得。再以后,有找合适舅舅瞧病的,‘合适’舅舅就让来找我瞧,我知道,‘合适’舅舅这是给我一个练习的机会。看得多了,我的自信心也慢慢地有了些。我也为不少村民解除过痛苦,我还真的感谢‘合适’舅舅那本《神农尝百草》。当然,更感谢‘合适’舅舅。

 

慢慢地我 知道了‘合适’舅舅的一些过去的事,‘合适’舅舅叫彭博荣,家是河北的,打小是孤儿,在要饭路上被抓去当了国军的兵,他很勤快,一个军医看中他要了他去, 他给军医背药箱,打洗脸水,小小心心的伺候军医,他也偷偷跟着军医学医,还就入了门。一次打仗,军医被流弹打死了。‘合适’舅舅开了小差。前后不到半年。开始流浪,解放后,因这段历史,家是不敢回的,和他一块当过国军的一个回村被打死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有一天,在县卫生科(那时县上没卫生局)当科长的父亲,出发到河北某地公干,住在一个叫向阳的旅馆。晚上八点多钟,父亲突然肚子疼起来,疼得满 头是汗,父亲挺担心,要去医院,可没车,还离医院挺远。正着急的了不得。恰巧‘合适’舅舅进来送水,‘合适’舅舅那时在这个旅馆烧茶炉,管着给各个房间送热水,见此情景,他上来一看一摸,随身掏出一个小布包,拿出一根针,往满脸汗水的父亲的肚子上轻轻一扎,几乎同时,父亲就不疼了。就这样,两人认识了。并留下了联系地址。以后,我的父亲因病退职回了家乡。再后来,父亲接到‘合适’舅舅的求援信,父亲说服村里接纳了‘合适’舅舅,当然,‘合适’舅舅那段国军历史父亲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合适’舅舅对村里存在着报恩的情感。

 

我去 念卫校,那本手抄本我随身带了,我的同桌外号小辣椒的汤珺秀见了,也喜欢那上面的偏方,就拿去抄,没抄完,就被外班一个同学‘借’去抄了,传来传去,那手抄本被不知哪个不财迷的同学到此为止了。临毕业,那手抄本也没再回到我的手中。手抄本没了,那手抄本之外的东西,一直点拨着我。

 

 
责任编辑:张小石

本网站为聊城新闻网支站 鲁ICP备09083931号-3 聊城日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山东省聊城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 邮编:252000 E-mail:lcrbw@lcrb.cn
新闻热线:0635-2921234 广告热线:0635-8511018 新闻监督:0635-29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