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首页|重点推荐|本报要闻|特别报道|社会新闻|县域新闻|民生服务|党报会客厅|理论时评|文化副刊|深度报道|图片新闻|党报民生热线
  党报民生热线   热线留言
 我想找一个20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
 莘县燕塔憩苑违规违约交房
 莘县滨河兰亭小区大门的出路谁给解决
 聊城市冠县中心医院器械科科长长期存
 市区内能否多设右转指示灯
 高唐中医院又坑人了,有没有人管管
 莘县燕塔憩苑小区这样做合法吗
 东阿县铜城镇供销联社退职老职工生活
 山东聊城晟世预制构件有限公司一法人
 高唐县公积金余额何时能提取还当年贷
  新闻推荐
 青白记
 高唐县鱼丘湖前郭村农民正将金枝槐树
 3月24日,摄影爱好者在运河边盛开的梅
 招大引强完善服务东昌府优质项目“扎
 聊城日报恭祝广大读者新春快乐
 本报“关爱春蕾儿童暖冬”行动第二批
 副省长孙绍骋在聊调研时强调加大社区
 树立投入产出比理念 聊城项目建设提
 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开创统计工作新
 跃居京九沿线最大蔬菜基地我市蔬菜产
  图片新闻      更多>>
鼓励文化产业发展
高唐:迎双节 抓廉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副刊

逍遥方得大自在——孙敦秀先生和他的书法

www.lcrb.cn   2015-07-21 15:36:30   来源:

 □ 南 乔

    《大珠和尚顿悟入道要门论》中有载:
 有源律师来问:“和尚修道。还用功否?”
    师曰:“用功。”
    曰:“如何用功?”
    师曰:“饥来饭。困来即眠。”
    曰:“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
    师曰:“不同。”
    曰:“何故不同?”
    师曰:“饭时不肯吃,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校。所以不同也。”
    律师杜口。
    醍醐灌顶,自然杜口无言,毋须再说。
    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杜口”,不是因为开悟,不想言说的原因,源于我对于芸芸书法作品简单偏执的成见:看似行云流水,其实都是花拳绣腿,从起心动念到题笔落款,都有说不出的拧巴与纠结,许多太过努力的掩饰,会让我倍感恍惚。我既不知道怎样更贴切地表述对于它们的感受,也不知道怎样开始对于书者的理解。我所面对的,正是我所惶惑的。在许多类似的欣赏阅历与感触中,那些作者、作品,再加上也许不够用心的我们,还可以剩下多少有真意、有价值的表达?手有笔墨,却胸无丘壑。说是一板一眼,却是百般须索,千般计较,不是要神乎其技,就是要玄之又玄。
    怀疑的本质是:在一幅书法作品之中,我们希望能读到什么?还能读到什么?
    在一个初冬的上午,与孙敦秀先生举茶对饮。只是喝茶,少谈书事。孙先生是朋友的恩师。两人都在通州。而我偏居一隅,只是一条河逶迤曲折到先生的书房之东,算是有牵强附会的关联。
    这条河,是大运河。大运河流至通州,已是潮平水阔,气象俨然。想想,灯影阑珊的窗外,野旷天低,水清月近,好一派闲适逍遥。
    孙先生治汉简、汉隶。孙先生的简牍帛书,源自楚简,篆书为之,首尾出锋,笔势圆融;兼蓄篆隶,藏锋架笔,含蓄起势;亦融通秦简之秀雅质朴,藏露互见,大小参差,古朴稚拙,良多趣味。古隶书脉,结字八分,横势扁方,波挑错错,魂魄历历。
    我更觉得先生诸体兼修。在他书房里,他悄然道:“别人说我的草书也不错,我倒也没觉得什么。”可是,我却觉得不同。孙先生的汉简如茶,草书如酒。行伍出身之人,性情里总有辗转拘束的血气,遇到笔墨,焉可不醉?豪放处如大弦嘈嘈,婉约处小弦切切。黄鹂鸣柳,白鹭上天,也是端庄,也是自在。
    和先生饮茶,吃饭,听他絮语人生,皆是低眉顺性之平淡。和蔼,忍让,不事张扬,但我总觉得先生温柔的表情下面,有谁也推移不动的执拗,可以不合作,但是不可以低头。恍然觉得,我喜欢的人,大多是这样的,或全都是这样的,以退避代替抵抗,遇到任何不堪,他们的办法是扬长而去。
    这样的感觉,似乎是对的。与朋友谈起先生平日之二三逸闻,皆是心照不宣的验证:果然就听朋友说起过先生这样的趣事,曾有一次书展,主办方要留先生一幅作品,先生觉得作品要送,也要酬答知音,不可浮草了事,于是又把作品带了回去。趣事之趣,在于旁观,想必面对先生之人,也有说不出的尴尬。
    把话说完,又归于沉默。所谓的豁达和放弃,都是这样磨成的吧:生命里的蹉跎、羁绊、流逝、隐忍,谁又不曾经历?只是我们不如先生那样精细照料着自己的内心。他拿得起笔墨,放得下执意。把胸中的杯葛、纠结,如意与不如意,得失与计较,都研磨得体,淘洗干净。最终幻化为笔下风云,墨里乾坤,里面有拍岸而起的惊涛,也有席地而坐的适意。
    这是上天的馈赠,也是自己从纸砚之上捡拾的欢乐。在孙先生的作品里,会唤起人生经验深处的温润与平和。前几日朋友发来照片,是孙先生为一部电影题写的片名:小棉袄。是先生的汉简笔法,笔画简约古朴,行乎当行,止乎当止,用笔节制而隐忍,似有绵长心事,看看就让人心生煦暖,想起絮絮叨叨和迁延曲折的疼爱。这让我想起在先生书房,他正给朋友题某某营造所的匾额,一笔一画,皆是要如刻如凿。倒是真切地回应着唐朝书论家张怀瓘《文字论》的那句断语:“欲知其妙,初观莫测,久视弥珍。虽书已缄藏,而心追目极,情尤眷眷者,是谓妙矣……深识书者,惟见神采,不见字形”。
    回程路上,看到一幅匾额,上书:茶有约。想必是可以消磨浮闲之所在。为茶室取下这个名字的人,必定是对茶喜爱至极的人,而且有着诗人的根性。茶有约——仿佛那些茶与人之间有个关于时节、关于等待的约定。杯中岁月,静好流长。匾额不大,却让一眼识得便是先生手迹。这个古意盎然的匾额,在繁华的闹市里,高傲而谦卑:不迎合,也不须索;不声张,也不计较。自然而然的万般雅韵,皆是先生一言难尽的风骨。
责任编辑:马子清

本网站为聊城新闻网支站 鲁ICP备09083931号-3 聊城日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山东省聊城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 邮编:252000 E-mail:lcrbw@lcrb.cn
新闻热线:0635-2921234 广告热线:0635-8511018 新闻监督:0635-29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