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首页|重点推荐|本报要闻|特别报道|社会新闻|县域新闻|民生服务|党报会客厅|理论时评|文化副刊|深度报道|图片新闻|党报民生热线
  党报民生热线   热线留言
 我想找一个20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
 莘县燕塔憩苑违规违约交房
 莘县滨河兰亭小区大门的出路谁给解决
 聊城市冠县中心医院器械科科长长期存
 市区内能否多设右转指示灯
 高唐中医院又坑人了,有没有人管管
 莘县燕塔憩苑小区这样做合法吗
 东阿县铜城镇供销联社退职老职工生活
 山东聊城晟世预制构件有限公司一法人
 高唐县公积金余额何时能提取还当年贷
  新闻推荐
 青白记
 高唐县鱼丘湖前郭村农民正将金枝槐树
 3月24日,摄影爱好者在运河边盛开的梅
 招大引强完善服务东昌府优质项目“扎
 聊城日报恭祝广大读者新春快乐
 本报“关爱春蕾儿童暖冬”行动第二批
 副省长孙绍骋在聊调研时强调加大社区
 树立投入产出比理念 聊城项目建设提
 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开创统计工作新
 跃居京九沿线最大蔬菜基地我市蔬菜产
  图片新闻      更多>>
鼓励文化产业发展
高唐:迎双节 抓廉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副刊

绝望是不存在的——读余华《活着》(王世虎)

www.lcrb.cn   2015-06-23 16:31:41   来源:聊城日报

  一、

    一直都喜欢一个人静静地阅读。
    工作了一天回到家,洗个清爽的热水澡,躺在舒适柔软的床上,手持一本还散发着油墨味的好书,细品一杯清香扑鼻的香茗,让自己浮躁的心情在文字中慢慢地沉淀和安静下来。我想,这应该是一天之中最为惬意的事了吧!
    有人说,好的阅读是对心灵的洗涤和升华,而优秀的书籍更是思想的“清洁过滤器”,能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一本好书是值得去反复咀嚼的,每读完一遍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新收获,而最好的读者,要做到进得去,出得来。
    读余华,我是很费了一些心思和精力的。以前有读过他的《在细雨中呼喊》、《许三观卖血记》等作品,隐约觉得他是一个残酷的作家,把现实撕去表皮给人看,惨淡不堪。
    第一次读《活着》,感觉就像自己的心坠入了一个黑暗中的监狱中,令人窒息。以至于那几天吃饭、工作、睡觉都沉浸在文章的情景中不能自拔。
    所幸我警醒自己,强迫自己又出来了,然后又站在不同的角度阅读了两遍,因此我保留了自己清晰的感受和洞察。这次,余华把生活撕扯得比上次更加悲惨,更加零碎,仿佛就是一场浩大的人生悲剧。
    但至少,我喜欢《活着》这个名字,充溢着对现实压抑的活力和对生命黯淡的温暖。
    
     二、
     生活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的?面对生活,我们应该走去怎样面对、并坚强地走下去?--于我,《活着》努力在讲述的,起初只有这些。
     我且以为,余华在写《活着》的时候,思想是有过挣扎的。一个作家能把生活铺陈的如此颓圮不堪,是需要一些勇气努力和对自己的说服力的。努力和说服之后,福贵被置于始终失去的位置。失去家产,然后失去在茅屋简单却快乐的生活,失去母亲,再相继失去一对子女,直至失去妻子,最后失去女婿乃至这个家庭唯一的香火--外孙。最后他还留下的是什么呢?一头叫“福贵”的老牛。
     让福贵失去这一切,余华似乎仍意犹未尽,连失去的次序都推敲再三。一次次的让福贵失去当时最不愿失去的东西,破烂不堪的生活。生活的现实,就是如此吧。生活最坏,坏不过福贵吧。撕裂,只是余华的第一道工序。
      生活撕完了,打烂了,余华又开始做针线活了。如此愁云惨淡的福贵,在如此的现实面前,该失去了生存的勇气了吧。要知道每一次的失去,都充溢着扼杀福贵生命的力量啊!但不,余华在这个时候就要开始缝补了。一次一次,福贵只是直面黯淡的生活,甚至一次一次的撕裂,只有让福贵日渐习惯,习惯生活本来的样子。于是默默承受,一年一年的活了下来。
    绝望是不存在的。
    
    三、
     还有一些东西是读了《活着》之后始终萦绕在我心头的。
     苏东坡讲作文要“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我一直以为生活亦是如此,不曾意识到的是,就连惨淡的生活也是这样。
     福贵一生经历无数,家业凋零,亲人早殁,如此黯淡,大概也是另一种绚烂了。晚年生活却并不因此而一蹶不振,他只是懒懒得赶着他的“福贵”,每天几遍的念叨亲人的名字,以此来纪念以前绚烂或者惨淡的生活。绝望是从不存在的,于他,生命变成了和吃饭睡觉同样平常的事,活着只是为了活着,死也只是不活而已。生命,终于归于平淡。
     失去并不总是失去,就像结束并不只是结束一样。我以为,这也是余华在作品里想说的话。龙二神气活现,赢了钱,夺了地,以为日子从此就衣食无忧了。谁知命运无常,夺的地被分了,命也没了。“哪怕他有五条命也全报销了”,作家冷冷得写出这么一句有趣的话,似乎想说的是,福贵莫名其妙的就拣回了自己的命。那么前日的失去,是不是为了今日的得到呢!“龙二和春生,他们也只是风光了一阵子,到头来命都丢了。”失去和得到,本来只是一线之隔。
     那么,绝对的绝望也就不存在了。
责任编辑:张小石

本网站为聊城新闻网支站 鲁ICP备09083931号-3 聊城日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山东省聊城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 邮编:252000 E-mail:lcrbw@lcrb.cn
新闻热线:0635-2921234 广告热线:0635-8511018 新闻监督:0635-29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