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首页|重点推荐|本报要闻|特别报道|社会新闻|县域新闻|民生服务|党报会客厅|理论时评|文化副刊|深度报道|图片新闻|党报民生热线
  党报民生热线   热线留言
 我想找一个20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
 土地
 冠县中心医院护士喂水窒息孩子
 冠县中心医院嚣张院长看不起农民
 冠县中心医院护士喂水窒息16天孩子,
 冠县中心医院嚣张院长辱骂看不起农民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冠县中心医院草菅人命,嚣张院长辱骂
  新闻推荐
 青白记
 高唐县鱼丘湖前郭村农民正将金枝槐树
 3月24日,摄影爱好者在运河边盛开的梅
 招大引强完善服务东昌府优质项目“扎
 聊城日报恭祝广大读者新春快乐
 本报“关爱春蕾儿童暖冬”行动第二批
 副省长孙绍骋在聊调研时强调加大社区
 树立投入产出比理念 聊城项目建设提
 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 开创统计工作新
 跃居京九沿线最大蔬菜基地我市蔬菜产
  图片新闻      更多>>
鼓励文化产业发展
高唐:迎双节 抓廉政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重点推荐

中国毛驴的好日子来了

www.lcrb.cn   2016-10-21 09:36:22   来源:聊城日报

    从东阿到济南,要坐一个半小时汽车;从济南到沈阳,飞机要飞行110分钟;从沈阳到法库县,90公里,汽车要开一个多小时。
    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首任会长、“东阿阿胶”(SZ.000423)总裁秦玉峰从东阿县城赶到法库。他要去参加“第二届(2016)中国驴业发展大会暨第六届(2016)驴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秦玉峰在第一届(2015)中国驴业发展大会上当选了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首任会长。那次会议在山东东阿县召开。那是秦玉峰的主场。
    秦玉峰的当选实至名归。剔除了东道主的天然优势,秦玉峰身上有着巨大的光环——他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驴倌儿”。
    “东阿阿胶”在过去十几年中,建立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化养殖示范基地,直接和间接辐射了中国整个毛驴存栏量。毛驴,已经成为秦玉峰的掌中宝、心头肉,更成为“东阿阿胶”最核心的资产。
    法库县同样是秦玉峰的“主场”。
    10月16日的第二届(2016)中国驴业发展大会召开地是法库县叶茂台镇辽北牲畜交易中心,稍早前它与“东阿阿胶”签订了万头驴中转养殖场合作协议。
    辽北牲畜交易中心现已建成3万多平方米的交易场所,正在打造的中国牲畜交易电商平台已投入使用。它于2015年年底举办了首届中国东北驴交易博览会,被中国商业联合会评为中国优秀示范市场,年交易量在15万头以上,年交易额超过10亿元,是全国最大的毛驴交易市场。
    法库是秦玉峰着手建设的“根据地”之一,他还准备在法库成立辽宁东阿黑毛驴牧业科技有限公司。
    作为中国最大的“驴倌儿”,他需要通过不断地建设养驴基地、提升毛驴存栏量和品质,以确保“东阿阿胶”的快速、健康发展,及早实现其“向世界一流企业迈进”的战略目标。
    作为中国最大的“驴官”(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会长),他有责任、有义务“为毛驴争待遇”,为毛驴争取到与牛羊“平起平坐”的地位;同时,他也有责任加速中国驴业发展,使驴业迅速跨越成为畜牧业的支柱。
    作为中国最大的“驴官”,秦玉峰这一年干得非常出色。今年8月中旬,中国畜牧业协会和全国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在内蒙古敖汉旗四家子镇主办了2016年全国驴产业技术创新会议,探讨优化驴业结构,推动驴业升级,服务精准扶贫。
    秦玉峰说,敖汉自古以来山清水秀、水草丰茂、人畜兴旺,农牧业极为发达。截至2016年6月30日,敖汉旗毛驴存栏量达到21.5万头,已成为全国毛驴存栏第一旗(县)。敖汉旗的驴业发展,与“东阿阿胶”有密切关系。敖汉旗是“东阿阿胶”战略伙伴,这里建有“东阿阿胶”最大的养驴基地之一,也是“东阿阿胶”的“双百计划”(两个“百万头”养驴基地建设计划)的实施地之一。2015年3月24日,东阿阿胶公司与敖汉旗签订了驴产业发展合作协议。驴产业已被确定为敖汉旗的绿色产业、朝阳产业、畜牧业内部引领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
    敖汉旗副旗长朱文桥在本届大会上介绍经验时透露,在产业扶持和与养殖户利益联结机制方面,敖汉旗政府出台了《敖汉旗2015年扶持肉驴产业发展实施方案》,“东阿阿胶”与敖汉旗共建养驴扶贫担保基金,共同担保、共同贴息,并且用杠杆等金融创新形式形成贷款资金,扶持养驴户。这些养驴户每户可购买6至8头基础母驴,以母驴年均产0.65头驹驴计算,每户可年出栏4至5头毛驴,养殖户所养殖的毛驴在出售时,由“东阿阿胶”保障回收。经测算,每个养驴户年收入在2万元以上,3年内可以实现脱贫。
    同时,“东阿阿胶”还为繁殖母驴养殖户免费提供改良配种,公司负责回收成驴和驴驹。“东阿阿胶”还引进贫困户到东阿阿胶敖汉旗养驴小区养驴,公司提供统一养殖技术、统一防疫、统一管理、统一回收。
    在秦玉峰看来,“东阿阿胶”与敖汉旗的合作是多赢的,首先是敖汉旗大力发展养驴业,能够保障“东阿阿胶”的驴皮等原材料供应,而养驴业的发展也可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带动当地贫困户脱贫。这种用有着成熟商业模式的“精准扶贫”,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提倡的“用商业化思维做公益”是不谋而合的。
    在驴业分会会长任上,秦玉峰只花了一年时间,就使中国毛驴存栏量第一次超过了马。这对于“驴倌儿”和“驴专家”来说,的确是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秦玉峰记得,以前驴产业不被重视,毛驴存栏量逐年急剧下降,很多老专家都改行研究兔子去了。如今这些国宝“驴倌”们全都回来了;他们不但回来了,还因为毛驴存栏量对马的反超,充满了成就感。
    对于秦玉峰来说,他更重要的使命是“东阿阿胶”健康、快速、有序的发展。作为“东阿阿胶”总裁,他对公司、对消费者、对股东都负有责任;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他对“东阿阿胶”的传承又负有历史责任。
    “阿胶”是一个中药专有名称。南朝梁代著名的医学家陶弘景在《神农本草经集注》中解释说:“阿胶,出东阿,故曰阿胶。”驴皮熬制而成的药用胶,各地民间叫法不一。江浙、上海惯叫驴皮胶,湖南一带多叫驴胶,惟山东东阿县所出之胶,自古以来就叫阿胶。
    今天,阿胶的历史已经走过了三千多年,阿胶文化在传承和创新中交融。经过了炼胶技艺的代代传承创新、经过一代代名医的共同努力,阿胶已经走出了东阿县,走出了山东,走出了中国,不再只是一种被称为“上品”、“圣药”的中药单品,而是成为中药界不可忽视的一个品类。滋补养生选择东阿阿胶,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品质生活人士的一致选择!
    秦玉峰多次说过,“我们要让东阿阿胶再活三千年,我们也要再研究它三千年”。怎样才能让“东阿阿胶”再活三千年?秦玉峰想出的办法,叫“全产业链”,一条以驴业为原点、以阿胶行业为主导的“全产业链”。
    阿胶是国之瑰宝,没有驴皮就没有阿胶。秦玉峰说,“中华驴”以前的主要用途是“役用”,当苦力来使唤,有品类无产业;今天的“中华驴”主要用途是商用,有品类有产业,前景更加广阔。
    秦玉峰介绍说,2002年他们便发现了驴皮资源紧缺的问题,10几年来,阿胶越做越多,毛驴却越来越少。毛驴少了,驴皮市场价格不断飙升。15年前,每张驴皮价格20多元,2013年每张驴皮已飙升至600元左右,今年已经涨到2000元左右。
    “阿胶有刚需,就有巨大的市场空间;阿胶对驴皮有刚需,驴皮就有了巨大的市场空间,养驴就变成了有利可图的事。”秦玉峰说。
    东阿阿胶用了10几年时间摸索出了很多经验和教训。一是光靠驴皮拉动不了整个产业链,必须以肉谋皮。在“以肉谋皮”策略下,东阿阿胶不仅建成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化养殖示范基地,还帮助重建了中华驴产业。
    “以肉谋皮”只是一个阶段性策略。发展了一段时间后,秦玉峰重新调整了思路,以驴为原点建立“全产业链”。驴皮只是全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他要养一头“闭环的驴”,把驴资源完整地利用起来。
    在通往东阿的道路两旁,林立的红砖墙上,铺满了一条墙体标语:“把东阿黑毛驴当药材养。”这是秦玉峰2014年为东阿阿胶提出的宣传口号,也是东阿阿胶在“全产业链”理念上的尝试。秦玉峰相信,只有鼓励养殖户“把毛驴当药材养”,东阿阿胶在驴业的产业链上,才可以提供无缝衔接,才能帮助延伸、扩展整个产业链,使驴产业变得更壮大。
    秦玉峰介绍说,从产业链深度上,“把驴当成药材养”的理念和“活体循环开发”模式,将驴皮、驴肉、驴奶、孕驴血、驴胎盘等循环开发,可使毛驴价值增加6倍以上。
    他说,毛驴产业的发展必须依赖现代科技的支持,理念模式的创新,要实施全产业链的深度开发。毛驴产业的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整合国内外资源。仅靠一层驴皮拉不动毛驴产业链,我们必须加大资源配置,加强对驴的繁育、饲养、疫病防控、驴肉、驴奶深度开发加工等方面的科技投入,通过产学研农工商六位一体,合力推进,让“把毛驴当药材养”理念和“毛驴活体循环开发”模式扎实推进,提升驴产业现代化水平和毛驴综合价值。同时,科研成果与养殖企业、养殖小区、养殖大户和养殖户共享,提升毛驴产业发展水平和养殖效益,确保养殖户致富。
    在秦玉峰眼里,毛驴产业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和民生意义。“驴养殖综合成本低、开发价值高、市场潜力大,不仅适合小规模大群体,也适合小区和大户集中养殖。”在他看来,当前是毛驴产业的蓬勃机遇期与深刻变革期,驴业发展依旧面临着严峻考验和巨大挑战。
    “近年来,在东阿阿胶等国内龙头企业带动下,随着毛驴价值的深度开发,尤其是阿胶产业的快速发展,毛驴消费需求呈刚性的增长态势,养驴规模不断扩大。在山东、内蒙、辽宁等地区,毛驴养殖显然已成为一种新兴特色产业。但是,驴产业缺乏远期规划、政策资金扶持和科研投入,导致毛驴存栏量持续下降;养殖结构从散养过渡到适度规模化,在繁育技术、疾病防疫、市场开发等方面都存在问题。因此,驴产业的发展亟需更多的关注和扶持。”
    然而对于秦玉峰来说,无论他是中国最大的“驴倌儿”还是中国最大的“驴官”,他依旧相信中国毛驴的好日子才刚刚到来。
    “2016年,是中国毛驴行业跨越发展的元年。继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成立后,驴业专家委员会及5个专业分委会陆续成立,遗传育种与繁殖、营养与饲料、健康与疾病防控、产品开发与加工等方面,都具备了专业组织。同时,《全国草食畜牧业发展规划(2016-2020)》首次将驴产业列入特色产业,中国毛驴产业迎来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
    这是一个属于中国毛驴的时代。    □张 荔  袁 静  聂谦谦

责任编辑:于敏智

本网站为聊城新闻网支站 鲁ICP备09083931号-3 聊城日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山东省聊城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 邮编:252000 E-mail:lcrbw@lcrb.cn
新闻热线:0635-2921234 广告热线:0635-8511018 新闻监督:0635-2921017